智利黄金一代的功臣波切蒂诺西蒙尼桑切斯都由

2019-07-06 22:51:29 围观 : 177

  回复自由身的贝尔萨翌年收到另一家墨西哥豪强俱乐部美洲队邀请执教,当时队中有

  贝尔萨的战术理念大致可以这样描述:由最前点开始作压迫反抢、较倾向并擅长人盯人防守,以及在小范围内制造人数优势压迫,持球时倾向从后场组织,在前场进攻重用边路拉开阵型宽阔度等等,加上贝尔萨对其战术理念执行力要求非常高,所以球队的风格往往都非常明快且压迫性很强。

  他从小就支持纽维尔老男孩队(Newell’s Old Boys),是其父亲所拥护的罗沙里奥中央队(Rosario Central) 的敌对球队。虽然贝尔萨曾考入纽维尔老男孩的青年队,但他很快意识到他没有职业球员的天赋,反而更享受和沉醉在场外研究战术的乐趣。

  智利的后场组织、压迫及回防等颇强的机动力,身型偏矮反而不是障碍而是优势。智利能按自己的特质建立出适合有效而且用了至少一代的战术风格,可算是国际足球的典范。相比起2014年日本在世界杯空有用球组织,却缺乏前后各线的机动力及效率,智利是否可以作为东亚以及东南亚国家足球队的模范之一?

  贝尔萨十分重视训练设施的要求,若他认为未达标准的,他会不惜一切争取改善。在执教智利期间他为翻新训练基地而四处筹款,并一手提拔了智利的黄金一代,包括桑切斯、比达尔、布拉沃等主将,这帮球员将球队带入2010年世界杯16强,并在继任的桑保利带领下再上高峰,一举连夺两届美洲杯冠军。在毕尔巴鄂,贝尔萨也曾参与了Lezama基地的重建计划,又提拔了多位年轻新秀,例如现效力曼城的拉波尔特。

  纵然在墨西哥执教的日子未竟全功,贝尔萨仍为墨西哥足球带来深远的影响,他为阿特拉斯建立了全国最好的球探系统和训练模式,更为国家队输出了不少人才。在2006年世界杯16强仅负阿根廷的比赛,当时的正选11人当中有8人是经贝尔萨发掘和培训,包括名将马克斯、帕尔多、门将奥斯瓦多·桑切斯以及曾经是国家队进球记录保持者博格蒂等人。除了招揽人才独具彗眼,贝尔萨对青年球员的指导也大大帮助他们成长。他强调青年球员要常常保持专注,不论是场内场外、训练比赛前后。他也会检视球员的能力并向他们每一位详尽解释如何改进。他甚至会给青年球员“布置作业”:要求球员们钻研战术、分析对手比赛踢法、死球处理等,然后在球队会议上汇报,再根据报告讨论制定训练计划。这或许解释了当年跟过贝尔萨的球员有不少人在今天都成为了独当一面的教练的原因,包括波切蒂诺、西蒙尼、贝里佐、马蒂诺、佩莱格里诺等人,当年他所带领的老男孩队也有9人今天成为了教练。

  贝尔萨还小的时候已经与足球结下不解之缘,其中母亲对他的足球志向有很重要的影响,每天她到报摊取当天报纸的时候,也会取一份El Grafico(一份当地的足球杂志)给小贝尔萨。贝尔萨对这刊物非常着迷,视它有如基督教徒看圣经般研读。从他那对阿根庭司法制度贡献良多的律师祖父身上,贝尔萨也学到“知识就是力量”的道理,他家里的藏书就超过3万本。直至今天,贝尔萨仍有订购超过40种世界各地不同类型的运动杂志。

  现年63岁的贝尔萨来自阿根庭罗萨里奥市,他出身的家族是阿根廷有名的法律世家,他的祖父、爸爸、兄弟姐妹不是律师就是政治家。在这个环境下,他的母亲深信这个孩子也必定能在某一领域出人头地。

  第二个深化这一代智利战术风格的,是贝尔萨“信徒”桑保利。桑保利同样坚持三后卫阵型,战术重心在后场组织以及专注于局部范围创造人数优势压迫等等,与贝尔萨一脉相承。但相对于贝尔萨,桑保利将边路人员移后,协助防守及后半场组织的工作,而前场大多以倒三角组合攻坚——即两名前锋(桑切斯和巴尔加斯)向边路纵深跑动,比达尔后上接应。

  “黄金一代”逐渐年老,虽有球员的新老更迭,而主帅席位上也已更名为鲁埃达。尽管他们在本届美洲杯的表现不尽如人意,锋线疲弱尤为明显,其次是中场球员过于推前,导致在中圈附近的区域让对手形成人数优势。在现任主帅鲁埃达的麾下与历年所不同的地方,就是他会采用双中卫搭配防守中场比达尔后撤,形成三人后场组合。但智利队依然继承了过往几年的战术风格,贝尔萨的元素依然留存。

  Cuauhtémoc Blanco 和Luis García等国内著名球星。赛季上半程,球队很适应贝尔萨的压迫进攻足球,在不俗的发挥下赛季半程过后高居榜首。可是在赛季中后段由于球队老板强制要求球队参与媒体宣传活动,贝尔萨表示拒绝而与高层闹翻,在一波三连败后被开除,自此他对媒体一对一的专访留下阴影。

  执掌球队两年间,贝尔萨带领纽维尔老男孩队两夺联赛冠军,并于1992年打进南美解放者杯决赛,仅仅在点球战不敌圣保罗。随着球迷对球队的期望越来越高,贝尔萨面对的压力就越来越大。在错失南美解放者杯后,有一段时间球队踢不出水平,球员也不能达到贝尔萨的体能和心态要求,他在巨大压力下终于决定请辞,从此再也没有重返母队。

  建立青训渐见成效后,于1993-94赛季他正式接掌球队一队。首赛季即带领球队夺得第二名并晋级阔别12年的季后赛。但随后一个赛季球队表现大滑坡而导致成绩不振,彷彿重覆着昔日老男孩队的命运,贝尔萨也在赛季开始23天后请辞,带着失望离开。

  记得大约在13年前,某位知名(也是我非常喜欢的)足球评述员写过一篇专栏文章,他认为智利国家队有望建立出一套很有希望的阵容班底。而在这篇文章发表一年后的世青赛,智利队夺得季军,现今的一些国家队骨干例如桑切斯、比达尔、梅德尔、伊斯拉等等,也在当时的阵中。而这一真正的蜕变始于两位阿根廷教练的改造:贝尔萨和桑保利。

  在休息一段时间过后他收到了墨西哥球队阿特拉斯的邀请担任足球总监,建立和管理球队的青训系统。这是一个长远的计划,甚至比之前贝尔萨在阿根廷所做的规模更大。墨西哥有更佳工作环境和条件的优势,但联赛和国家队的素质则不甚理想,墨西哥人就是看中了贝尔萨在纽维尔老男孩队的经验,希望他能为墨西哥足球带来改革。贝尔萨来到后一手建立了沿用至今的球员招募网络,涵盖墨西哥92个城市。他为阿特拉斯在2500个城市建立了卫星系统,一年内他会考察20,000名青年球员并从中挑选合适苗子。

  贝尔萨也是个极端主义者,他绝不会为迁就球员而设计战术,反之要求球员全然拥抱他的战术理念并贯彻执行。在执教阿根廷国家队期间他曾就阵型应该打三后卫还是四后卫咨询球员意见,经过投票后结果球员倾向四后卫阵式,但贝尔萨却仍坚持用三后卫踢法。经历过韩日世界杯的失败,两年后贝尔萨终带领球队夺得美洲杯亚军和雅典奥运金牌,随后贝尔萨执教履历上就再没有增添荣誉。即便如此,他的执教路上仍然四处播下种子,为智利(2007-2011)、毕尔巴鄂(2011-2013)、马赛(2014-2015)重新注入激情和战术细节。

  贝尔萨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以意大利名帅萨基作榜样。跟随他的球员也是一帮追梦者,盼望有一天能从街头小子变成国家英雄。他执教的纽维尔老男孩队都是对胜利饥渴的年轻球员,他也被称作“疯子”(El Loco) 。曾执教巴塞罗那的马蒂诺当年也是贝尔萨执教老男孩队时的门生,这位当年极富才华的进攻中场曾表示贝尔萨经常在训练中鞭策他们反覆练习他的战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进行攻守转换,尽可能争夺球权压制对手是他的战术印记,需要高度集中地阅读球赛的能力。反覆练习的目的是要令球员们对战术理解进入大脑,直至有一天形成根深蒂固的思维让球员们在比赛时能按实际情况融会贯通地执行战术,就好像玩音乐的即兴sight-reading般。贝尔萨甚至会命令守门员刻意把球门球踢出界,然后在界外球争夺中迫使对手失误。

  在早期的摇滚乐歌手里,没有人对摇滚乐发展所做的贡献比Chuck Berry来得大。他是早期最伟大的作曲家,对摇滚乐特有曲调的形成和发展有决定性的贡献。他也是最伟大的吉他作曲家兼演奏者之一。没有他,就不会有后来的Beattles、滚石乐队(Rolling Stone)、海滩男孩乐队(Beach Boys)、鲍勃·迪伦(Bob Dylan)等歌手乐队。在足球世界里,克洛普也曾以重金属音乐比喻自己的足球理念,但他也并不是唯一一个足球摇滚派。在他教练生涯成名之前,来自阿根廷的贝尔萨,启发了今天不少已成名的少帅,今天他仍然继续他的足球革命,远赴英冠,执教沉睡的老牌球队利兹联继续他的足球实验。

  在2012年他带领毕尔巴鄂打进欧联杯决赛和西班牙杯决赛,可惜分别败给他的徒弟西蒙尼执教的马德里竞技和瓜迪奥拉执教的巴塞罗那。在执教马赛期间他在一辆高尔夫球车背部安装了电视屏幕和白板,方便他驾驶到足球训练场中央向球员讲解战术。可惜在上述的几个地方贝尔萨因不同原因(与高层闹翻、将帅不和)而未能长留,随后在拉齐奥和里尔的执教也不太顺利。

  而另一个特点则为倾向踢3-3-1-3,一般来说三后卫阵型必须配上能快速往返的边卫,但贝尔萨执教下的智利则有些不同,他会要求中场线偏左的比达尔以及偏右的伊斯拉。在面对对方快速反击是,迅速后撤向边路补位,在贝尔萨的战术理念中,严格来说并没有正职的边卫。

  曾经连夺两届美洲杯的智利队,在本届赛事上没能延续勇猛态势。八强赛闷平并通过点球大战惊险淘汰哥伦比亚后,面对状态大勇的秘鲁队,在晋级决赛的路上止住了脚步。

  其实纸上谈兵了一大段,智利的其中一项特点并未提及到,也是与东亚国家的足球队颇相似的——就是平均身高相对较矮。在很多的比赛中,就拿连夺两届美洲杯的那套阵容来说,智利队的后防线cm,中场线cm的门将布拉沃,场区首发10人的平均身高只有173.6cm。

  贝尔萨25岁时毅然决定高挂球靴,当上一名体育老师。两年后他成为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足球队的教练。虽然他只比球员们年长几岁,但他的专业态度赢得了球队的信任。他会观察超过3000名球员的表现从而挑选出20人名单,继而展开艰苦的训练。在一场友谊赛逼平博卡青年后,纽维尔老男孩队聘请了他担任青训教练。他与助教Griffa把阿根庭全国划分为70个不同区域,再亲自驾车逐家逐户向球员和家人进行游说。他们曾经深夜两点造访波切蒂诺的家,亲自说服这位13岁的年轻人加入球队,又到另一小镇Avellanada说服另一位年青人、屠宰工人之子巴蒂斯图塔加入,这帮年轻有为的小伙子跟随贝尔萨从青年队打上一队,贝尔萨也先后晋升为预备队和一队主教练。